恨风笑

听说吸血最好吸这里。 *因为喜欢这个,很想写一下。 *很短小的文 好几周都未喝过血的米迦尔,脸色变得十分不妙,原本吸血鬼常年不见阳关的肤色已经够白了,再加上米迦尔缺血脸色变得灰白像是死人一样的肤色。 “米迦···果然很难受,来吧!喝我的血吧!”优一解开自己的衣领露出蜜色修长的脖子“快点!” 米迦咬着发白的唇,死都不肯。 “我不要····没关系的,我还可以忍耐。” “说什么笑话!你再不吸血会死的,米迦。”优一大步走到米迦身边,按着他的头让他靠近自己的脖子处。 “我要你活下去··...
孤独的拯救者(六) *父子文 *清水 *有私设 *小学生笔文,逻辑不清的地方可以提一下。我会改的。 由于昨晚奇怪的梦搅得纲吉无法安眠再加上他嘴皮破了,吃东西都十分麻烦。 现在他的又饿又困。 趴在办公桌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别人都下班了,唯独他还趴在桌子上。 跟纲吉约好要去餐厅说事的狱寺,走过去戳了戳纲吉的头顶上的发旋。 纲吉最恨别人戳他发旋,一戳就炸毛。 曾经为此和狱寺大吵过一次。 “。。。(눈_눈)”果不其然,纲吉现在正用幽怨的眼神盯着狱寺。 “不是说过,不要戳我发旋的吗!”纲吉一把拍开狱寺作恶的手,起来收拾东西。 ”抱歉,因为你的发旋太可爱了。” “哈?” 狱寺和纲吉收...
孤独的拯救者(五) *父子文 *清水文【后面就不是了~会发肉的。o(*////▽////*)q *有私设 纲吉看着云雀愣了好一会儿“你····算了。” 他才不会说,自己儿子笑得太妖孽,连他都被撩倒了。 纲吉心虚得拿起枕头半遮脸看电视,却时不时看向云雀的发现而且还次次正好对上云雀的黑的明亮的双眸。 说起来,他们都在一起生活好几年了【呃···我算数不太好的,单纯数个数都可以输错的人···所以,年龄神马的···我就乱编了哈!】转...
孤独的拯救者(四) *住宿果然很麻烦,天天愁手机没有电。 *啊啊啊···本来以为是学二维的,结果学校规定要学三维。 *国庆节开心啊!各位~ *父子文 *清水得很。。。 纲吉帮云雀穿上干净整洁的校服后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小蝴蝶领结,小心地为他绑好。 看着眼前精致的小人儿。 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衫外面套上黑色的一件薄羊毛黑背心,四分长的黑色吊带裤和白色的鞋袜。 看上去和住在皇室里的小王子一样漂亮。 恍然间,纲吉发现小家伙长高了不少。 一开始只能到自己的肚子那里现在都快到他胸口了。 “走吧!快迟到了。” “嗯····...
孤独的拯救者(三) *放文啦! *假期余额不足啦! *开学要住宿,没有网不能更啦! *大家看着办啦! *父子文 *ooc慎入 对面的棉花团动了动,探出一个黑色的小脑袋。 “醒了吗?”纲吉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睡了一晚的狱寺,拍了拍棉被团。 里面的人传来闷闷的声音“嗯····” 过了一会儿,纲吉还是没有看见云雀露出脸。 他将头和手伸进云雀的被子团里,轻轻地抱住里面的人儿。 感觉到那个人温暖的体温,他舒服得哼了一声。 “我一会儿要上班了,你要在家好好的。知道吗?” “····zzzz”...
有事请假条【嘿嘿··· 今天没更新是我的错,我懒····好吧,是爸妈在家,我不敢开车··· 明天有事要出去和朋友购物,朋友要搬家以后不能见面了。伤心··· 后天朋友来家玩··· 所以,大后天才更新。 我会写多点,弥补的 会有番外文【不过是小清新,不开车~ 粉丝破50啦~有人要我写什么梗吗?没有我就不发福利了
我的家族有点奇怪(八) *今天更这个了哈! *人物还是ooc *不管写得好不好,我都会写下去的。 云雀拉扯着纲吉走到厕所里,力道大的要把纲吉手腕硬生生扯下来的错觉。 “你来这里···喝酒?”云雀一手撑着墙把纲吉笼罩在自己阴影里。 “呃···算是吧?云雀你···唔!!!”纲吉只觉得天旋地转,自己被云雀锁进厕所间内。 纲吉试过推开门,丝毫不动“云雀,你干什么?” “要我···开门可以···你必须不能·...
孤独的拯救者(二) *此篇为昨天台风出去的幽怨的产物以及吃了半个半生鸡翅的幽怨【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 *父子文 *ooc慎入 *不虐不虐的! 早上的欢乐插曲过去后,纲吉就去上班。 望着云雀有点恋恋不舍的样子,莫名其妙高兴了起来。 拍了拍手感极好的小脑袋,纲吉出门了。 下午回来时,就看见那个小家伙蹲坐在门口里。 看见他回来后本来想扑过去的却又想到些什么,转身跑到客厅里。打开电视机,不理他。 纲吉也没说什么,可能是到了新家不太习惯吧? 等到吃晚饭时间还没有见小家伙从电视机面前离开,纲吉无奈叹了口气。把电视关了,叉着腰站在他面前说“不...
孤独的拯救者 *私设定;云雀离家出走被纲吉捡到 *父子文 *半阴暗【跟我最近情绪有点关系,不过是HE结尾。 *放心不会虐的!!! 那冰冷的雨水好似一把把锋利的刀,肆意得透过肌肤将冰冷的气息卷入体内。胸口被不明的情绪压抑得很沉重,父母的言语一直在他脑海里不断回放。一字一句刻进他不断流血的心脏,使它不再跳动。 外面空气湿润而冰冷,他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短袖衬衫。漫无目的得行走好似一具行尸,天空虽然不再下雨了但那一团团灰压压的乌云却不肯离去。他躲进一处阴暗的小巷里,蜷缩起身子想保留那所剩无几的热量。 “好冷···”他将冷得发白的手,握紧又松开,放在唇边呼出热气...
别看我小其实我很厉害的哦!ヾ(✿゚▽゚)ノ *这老土的梗┐(´∇`)┌ *标题已枪毙!【废 *这次写冷cp *会ooc的,慎入。 *就算全部人都是弯的,我【纲吉】依旧是直的【然并卵】 如果说你暗恋的人,此刻躺在怀里睡觉(~﹃~)~zZ。 你会怎么样想? 答案是,他会搂着他再睡! 平时浅睡眠的白兰,今天不是为何迟迟未起。 他眯起浅紫色【那种紫色的颜色,我说不出来。ヾ(●´∀`●) 】的双眸,眼里映射出不明的情绪。 他的手环抱着纲吉,透过衣服传来温热的体温让他明白。 此时纲吉确确实实躺在他怀里睡得死死的。 只不过···有点奇怪。 手感是软绵...
我的家族有点奇怪(番外) 废话不多说,更文。【ps;笔文还是渣渣的我】 *考虑要不要带了平大哥玩 *清水文,欢乐向 *略ooc慎入 *有点肉渣 其实提出培养千杯不倒的本领,是起源于另一场宴会后。 他们扛着醉醺醺的首领回到房间内。 发生了一件让人····的事情。 此时的纲吉安静躺在床上,略长的睫毛随着呼吸的起伏微微的颤动。 狱寺帮他把外套脱下,才解开一半就被一只手握住。 他抬眼看见的是自家首领带着红晕的脸。 “····给”纲吉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糖果,剥开包装把糖果放入狱寺嘴里。 随后露出...
我得家族有点奇怪(七) 纲吉还没有睡醒就被了平拉起来了。 “阿纲!今天也要极限喝酒!!!”没有什么比大哥的大嗓门更好的闹钟了。 “可···可是···现在才5点半,我好···困。”说完,纲吉就倒在柔软的床上睡着了。 然后六点又被大哥吵醒,拉着他跑步。 昨天他喝了酒忍住没有呕,结果今天在路上呕了。 呕完后,他的胃就一阵抽痛。 脸色发白直冒冷汗的样子吓坏了大哥,然后抱起纲吉百米冲刺送到医院。 吊了瓶盐水后他们出院了。 今天怕是不能训练,纲吉享受了一整天的空调。 第二天,他的魔鬼训练...
我的家族有点奇怪(六) *抱歉这么久更文,因为键盘坏了没办法打字所以一直拖着 *本文会有ooc *我会尽量打多点弥补这几天【是十几天了】= = *用餐愉快~ ———————————————————————————————————自从上一次女仆装的闹剧之后,纲吉就无颜面对自己的守护者了。 前几天的会议被他一拖再拖都没有开,不是他不想去而是不敢去。 纲吉在心里叹了口气,走到会议室门口前。 推开沉重的大门,那炽热的视线一下子钉在纲吉身上。 纲吉有点尴尬得咳了咳“那个···我来晚了,抱歉。” 为了显示自己的威严,他故作严肃绷直着脸。 这一次会议也不是什么...
我的家族有点奇怪(五) 情人节快到了。 纲吉拿着一盒未打开包装的巧克力放在嘴边,苦苦沉思。 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在工作都没有时间谈恋爱,虽然以前暗恋过京子最后也没有告白到。但起码彭格列家族里自己还不是单身一员,反正外面那群家伙都是单身狗。 他撕开包装,咬下一块。 微苦带甜的味道在口腔里满满扩散“今年的情人节还是自己一个人啊!” 自己家那群守护者都蛮受欢迎的为什么没有人喜欢? 纲吉脑补了一下女孩子告白的情形; 狱寺“啧···这些女人真烦” 山本“哈哈哈···谢谢!巧克力给我就行了,我不需要告白。” 了平“极限的运动!哦!你...
我所珍爱的人(二) 不知为何,明明已经深夜了。 他却还是这么精神。 晚上不应该和咖啡的。 纲吉翻身下床,在衣柜里随便找了件外套穿上。 银白色的月光透过窗户斜斜的映射在地板上,夜是如此寂静。 一切都在沉睡着,只留下他微微呼吸的声音。 纲吉出了房间后就在昏黑的走廊里漫无目的走着。 “首领,这么晚你还不去睡觉吗?”纲吉被从黑暗中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看清声音的主人是蓝波后松了口气。 “蓝波你怎么在这里···” 蓝波举起装有牛奶的被子摇了摇“我睡不着想喝点牛奶。” 纲吉觉得蓝波说的很有道理就想走去厨房倒一杯,却被蓝波叫住了“首领,我想问您点事情。” 纲吉接过蓝...
我所珍爱的人(一) 当秋季来临时,微凉的风卷起火红的枫叶。 太阳也是如此慵懒,橙黄色的阳光映射在不远处的小池当中。 飘落下的枫叶点缀这闪闪发光的小池,这一切都刻在那双清澈的褐瞳之中。 “入秋了吗?应该会下雨的吧?”他躺在木板地上,有点无力问着在房间内忙着的人“云雀,我想出去参加秋祭。可以吗?” 云雀并没有回答他。 我是笨蛋吗?这里是意大利啊。 每一天都被困基地里。他都快要疯了,日复一日的工作。该死的秋天让他感觉一切都在消逝,他也感觉到自己的生命随着时间不断流失。 他有点失神望着小池,看久了光线让眼前的景物变得恍惚。 好困,先睡会吧····...
彭格列的舞台剧 “话说回来小鬼,为什么会有樵夫啊”山本拿着Reborn的剧本,挠了挠头一脸不解。 Reborn把帽檐压低说“哼,我也不知道。” 纲吉也是拿了剧本看了半天,也搞不懂···“Reborn,为什么我觉得剧本有点不对劲” 因为太正常不过了,要是平常的话。Reborn肯定会耍他的。 突然Reborn从纲吉眼前出现而且还是穿着小精灵服装,他悠闲地在纲吉面前转了一圈“谁知道呢?按照剧本演没错就是了。哦,对了。我们明天就开始表演了哦~” “哎——为什么啊,不是还有一周时间的吗?”纲吉激动得拍了一下桌子,结果用力过猛。他惨叫了一声。 Reborn肯定在耍他...
彭格列的舞台剧 狱寺看着床上一团白色的丸子,。 十代首领的睡姿还是一样差啊! 他无奈得笑了笑,扒开那团白球。 露出里面的小人儿。 纲吉因为憋在被窝内久了,脸上呈现不正常的红晕,小嘴微张的样子。很可爱,狱寺揉了揉纲吉的脑袋“十代首领,起床了!” 过了一会儿,纲吉只呜咽了一声就想缩进被子继续睡觉。 “哦···狱寺,你还没有叫醒纲吉吗?”蓝波一脸睡意不足的样子,伸了伸懒腰就进来“这样的话,那我来叫醒首领好了!” 现在正是白雪的季节,气温都在零度以下。“喂!蠢牛,你要干什么?”蓝波伸出冻僵的双手“这是最有效的办法!”然后钻进纲吉的被窝里,一把抓住纲吉的大腿。...
我的家族最近有点奇怪(四) 其实纲吉明明只是自己一个人洗澡的,但由于自己变成婴儿般矮小连浴缸的边缘都够不着。好巧的是,云雀过来帮他洗澡了。 为什么是他啊! 虽然他知道自己变成了半人半兔的样子,但也不用像洗宠物方式帮他洗澡啊!只要把他放进浴缸就好了。。。 “起来。”云雀把他放进小盆子里,用蓬头冲去他身上多余的泡沫。 为了防止耳朵进水,云雀事先把棉花塞进纲吉兔耳朵里。 纲吉知道云雀喜欢小动物,平时也会去宠物店帮忙。 不得不说····确实很舒服,但是眼神还是好可怕··· 纲吉乖乖任云雀摆弄,终于可以进到温暖的浴缸里了...
我的家族最近有点奇怪(三) Reborn最近带回来一颗奇怪的子弹,听说可以让人变成动物。 他毫不犹豫的拿自己的学生开刀,于是纲吉又被Reborn当玩具玩了。 办公室里发出一声巨响,狱寺听见后十万火急赶到现场。 “十代首领,您没事吧!咳咳···”办公室里一团粉烟滚滚,狱寺一边用手挥走烟一边寻找纲吉。 “狱寺君!”狱寺听到纲吉的声音松了一口气,立刻跑向纲吉的身边。 烟渐渐散去后,狱寺看见一个小孩身体而且长着兔耳朵的纲吉窝在一堆衣服里“十代首领!哇啊——怎么回事?!” “咦!狱寺君怎么变得这么高了?”还没等狱寺惊呼完,门外传来山本和了平担忧的声音“阿纲,怎么了?”“对啊对啊...
我的家族有点奇怪(二) *设定彭格列家族们十年后 *清水,欢乐文 *假设你家Boss喝醉了 狱寺隼人情况;在家族聚会上,沢田纲吉不幸喝醉了。 如果Boss放声大唱“啊···每天都有一堆赤字,啊~每天都有一堆赤字···” “十代首领,请您冷静点。别爬上桌子啊!” 站在桌子上的纲吉摇摇晃晃的样子像要随时倒下,狱寺赶紧把自己首领抱下来。 聚会上的人们,看见彭格列的首领这幅模样。都忍不住低声讨论,发出笑声。 “喂!你们这些混蛋在笑什么。给我闭嘴!” “你说什么!混蛋!”暗杀部队的斯贝尔比大声吼道,抽出剑准备大干一场。 “xixixi...
最近我的家族有点奇怪 最近我感觉非常奇怪 沢田纲吉抱头苦恼着,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变得这么奇怪的! 难道是因为工作压力过大?还是因为彭格列都是汉子,得不到与异性接触? 不对啊···就算是这样··也不会做出这么奇怪的举动啊!是我多心了吗? 于是,沢田纲吉开始回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狱寺总是喜欢挨着自己而且还很近,每次把炽热的气息洒在自己的颈窝处。搞得他又酥又麻,很不自在。 山本每天动不动拉着他去打棒球,他又不会。更何况每次要去都要拉着他的手而且还是十指相扣,说一些奇怪的话“啊纲的手,好软啊!”“阿纲你的手好小啊!让我感觉像是牵着女朋友”·...
看心情更文,正在努力提升笔文。
偶尔高产,发肉渣~
希望文章热度可以和关注的人早点成正比···

© 恨风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