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看我小其实我很厉害的哦!ヾ(✿゚▽゚)ノ

*这老土的梗┐(´∇`)┌

*标题已枪毙!【废

*这次写冷cp

*会ooc的,慎入。

*就算全部人都是弯的,我【纲吉】依旧是直的【然并卵】

如果说你暗恋的人,此刻躺在怀里睡觉(~﹃~)~zZ。

你会怎么样想?

答案是,他会搂着他再睡!

平时浅睡眠的白兰,今天不是为何迟迟未起。

他眯起浅紫色【那种紫色的颜色,我说不出来。ヾ(●´∀`●) 】的双眸,眼里映射出不明的情绪。

他的手环抱着纲吉,透过衣服传来温热的体温让他明白。

此时纲吉确确实实躺在他怀里睡得死死的。

只不过···有点奇怪。

手感是软绵...

我的家族有点奇怪(番外)

废话不多说,更文。【ps;笔文还是渣渣的我】

*考虑要不要带了平大哥玩

*清水文,欢乐向

*略ooc慎入

*有点肉渣

其实提出培养千杯不倒的本领,是起源于另一场宴会后。

他们扛着醉醺醺的首领回到房间内。

发生了一件让人····的事情。

此时的纲吉安静躺在床上,略长的睫毛随着呼吸的起伏微微的颤动。

狱寺帮他把外套脱下,才解开一半就被一只手握住。

他抬眼看见的是自家首领带着红晕的脸。

“····给”纲吉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糖果,剥开包装把糖果放入狱寺嘴里。

随后露出...

我得家族有点奇怪(七)

纲吉还没有睡醒就被了平拉起来了。

“阿纲!今天也要极限喝酒!!!”没有什么比大哥的大嗓门更好的闹钟了。

“可···可是···现在才5点半,我好···困。”说完,纲吉就倒在柔软的床上睡着了。

然后六点又被大哥吵醒,拉着他跑步。

昨天他喝了酒忍住没有呕,结果今天在路上呕了。

呕完后,他的胃就一阵抽痛。

脸色发白直冒冷汗的样子吓坏了大哥,然后抱起纲吉百米冲刺送到医院。

吊了瓶盐水后他们出院了。

今天怕是不能训练,纲吉享受了一整天的空调。

第二天,他的魔鬼训练...

我的家族有点奇怪(六)

*抱歉这么久更文,因为键盘坏了没办法打字所以一直拖着

*本文会有ooc

*我会尽量打多点弥补这几天【是十几天了】= =

*用餐愉快~

———————————————————————————————————自从上一次女仆装的闹剧之后,纲吉就无颜面对自己的守护者了。

前几天的会议被他一拖再拖都没有开,不是他不想去而是不敢去。

纲吉在心里叹了口气,走到会议室门口前。

推开沉重的大门,那炽热的视线一下子钉在纲吉身上。

纲吉有点尴尬得咳了咳“那个···我来晚了,抱歉。”

为了显示自己的威严,他故作严肃绷直着脸。

这一次会议也不是什么...

我的家族有点奇怪(五)

情人节快到了。

纲吉拿着一盒未打开包装的巧克力放在嘴边,苦苦沉思。

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在工作都没有时间谈恋爱,虽然以前暗恋过京子最后也没有告白到。但起码彭格列家族里自己还不是单身一员,反正外面那群家伙都是单身狗

他撕开包装,咬下一块。

微苦带甜的味道在口腔里满满扩散“今年的情人节还是自己一个人啊!”

自己家那群守护者都蛮受欢迎的为什么没有人喜欢?

纲吉脑补了一下女孩子告白的情形;

狱寺“啧···这些女人真烦”

山本“哈哈哈···谢谢!巧克力给我就行了,我不需要告白。”

了平“极限的运动!哦!你...

我所珍爱的人(二)

不知为何,明明已经深夜了。

他却还是这么精神。

晚上不应该和咖啡的。

纲吉翻身下床,在衣柜里随便找了件外套穿上。

银白色的月光透过窗户斜斜的映射在地板上,夜是如此寂静。

一切都在沉睡着,只留下他微微呼吸的声音。

纲吉出了房间后就在昏黑的走廊里漫无目的走着。

“首领,这么晚你还不去睡觉吗?”纲吉被从黑暗中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看清声音的主人是蓝波后松了口气。

“蓝波你怎么在这里···”

蓝波举起装有牛奶的被子摇了摇“我睡不着想喝点牛奶。”

纲吉觉得蓝波说的很有道理就想走去厨房倒一杯,却被蓝波叫住了“首领,我想问您点事情。”

纲吉接过蓝...

我所珍爱的人(一)

当秋季来临时,微凉的风卷起火红的枫叶。

太阳也是如此慵懒,橙黄色的阳光映射在不远处的小池当中。

飘落下的枫叶点缀这闪闪发光的小池,这一切都刻在那双清澈的褐瞳之中。

“入秋了吗?应该会下雨的吧?”他躺在木板地上,有点无力问着在房间内忙着的人“云雀,我想出去参加秋祭。可以吗?”

云雀并没有回答他。

我是笨蛋吗?这里是意大利啊。

每一天都被困基地里。他都快要疯了,日复一日的工作。该死的秋天让他感觉一切都在消逝,他也感觉到自己的生命随着时间不断流失。

他有点失神望着小池,看久了光线让眼前的景物变得恍惚。

好困,先睡会吧····...

彭格列的舞台剧

“话说回来小鬼,为什么会有樵夫啊”山本拿着Reborn的剧本,挠了挠头一脸不解。

Reborn把帽檐压低说“哼,我也不知道。”

纲吉也是拿了剧本看了半天,也搞不懂···“Reborn,为什么我觉得剧本有点不对劲”

因为太正常不过了,要是平常的话。Reborn肯定会耍他的。

突然Reborn从纲吉眼前出现而且还是穿着小精灵服装,他悠闲地在纲吉面前转了一圈“谁知道呢?按照剧本演没错就是了。哦,对了。我们明天就开始表演了哦~”

“哎——为什么啊,不是还有一周时间的吗?”纲吉激动得拍了一下桌子,结果用力过猛。他惨叫了一声。

Reborn肯定在耍他...

彭格列的舞台剧

狱寺看着床上一团白色的丸子,。

十代首领的睡姿还是一样差啊!

他无奈得笑了笑,扒开那团白球。

露出里面的小人儿。

纲吉因为憋在被窝内久了,脸上呈现不正常的红晕,小嘴微张的样子。很可爱,狱寺揉了揉纲吉的脑袋“十代首领,起床了!”

过了一会儿,纲吉只呜咽了一声就想缩进被子继续睡觉。

“哦···狱寺,你还没有叫醒纲吉吗?”蓝波一脸睡意不足的样子,伸了伸懒腰就进来“这样的话,那我来叫醒首领好了!”

现在正是白雪的季节,气温都在零度以下。“喂!蠢牛,你要干什么?”蓝波伸出冻僵的双手“这是最有效的办法!”然后钻进纲吉的被窝里,一把抓住纲吉的大腿。...

我的家族最近有点奇怪(四)

其实纲吉明明只是自己一个人洗澡的,但由于自己变成婴儿般矮小连浴缸的边缘都够不着。好巧的是,云雀过来帮他洗澡了。

为什么是他啊!

虽然他知道自己变成了半人半兔的样子,但也不用像洗宠物方式帮他洗澡啊!只要把他放进浴缸就好了。。。

“起来。”云雀把他放进小盆子里,用蓬头冲去他身上多余的泡沫。

为了防止耳朵进水,云雀事先把棉花塞进纲吉兔耳朵里。

纲吉知道云雀喜欢小动物,平时也会去宠物店帮忙。

不得不说····确实很舒服,但是眼神还是好可怕···

纲吉乖乖任云雀摆弄,终于可以进到温暖的浴缸里了...

1 / 2

© 败北的少年 | Powered by LOFTER